当前位置:首页 >> 议政献策 >> 会议建言 >> 稿件

市政协“改革开放40周年与上海发展”学习座谈会市政协委员发言选萃

2018-10-30 来源:联合时报   

回首四十年光辉历程 激荡再出发强劲动力

  编者按

  10月29日,市政协举行“改革开放40周年与上海发展”学习座谈会,来自金融、医疗、教育、经济、科技等领域的委员,深情回顾本市改革开放40年来取得的成就和经验,并就如何进一步推进上海改革开放事业向前发展进行深入讨论。

  ■市政协副秘书长 邢邦志:

  回顾40年要总结一些东西,改革开放发展到今天这个阶段,最重要还是要把准方位。只有回看走过的路,才能知道从哪里来到哪里去,方向才可以把得准。要在回看中总结体验改革开放40周年的经验,比较中增强发展的悟性激发改革的斗志,远眺中把握时代的脉搏,为全国贡献更多的上海方案、上海样本、上海制度。

  上海改革开放经历了三个阶段,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的特点。第一个阶段是1978年到1992年,可以说是负重前行。当时,全国的GDP增速10%左右,上海却只有8%。第二个阶段是1992年到2008年,是加快发展走在前列的阶段。重点是以浦东开发开放为代表,抓住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契机,使上海真正走向世界,成了国际大都市。第三个阶段是2008年以后到现在,是提质增效提升能级的阶段。上海建设全球城市,需要着力解决的是城市发展内生动力和外延矛盾的关系。自贸区的建立尤其重要,讲改革开放再出发,自贸区如何升级,应是上海未来发展,进一步提高开放的重中之重。

  ■市政协学习委常务副主任 王国平:

  上海要建设全球卓越城市,立足特色、走向前沿、补齐短板,应构成“三位一体”的发展战略的追求。我认为改革开放40年来,带给上海最具生命力的东西可以用“两化一环境”来概括。“两化”首先是指国际化,走国际化道路是上海改革开放以来得出的重要经验之一,至今已使上海拥有了集聚国际资源的能力,这是立足当今世界的基础之一。其次是法治化,就国内而言,这可以说是上海的一块招牌。“两化”再加一个好的营商环境,就是必须立足的特色。

  根据最近统计的2018全球竞争力排名,美国排第1,新加坡第2,上海排在第28。这就说明还有很多做得不理想的地方,在“走向前沿”方面,很多地方做得不够好,不够透。应在科技金融、生态金融等当前新兴的各领域内下足功夫,成为“走向前沿”的主攻方向。

  补齐短板方面,我认为最大的短板是创新能力不够,缺少独角兽企业就是最典型的例子。在未来国际化进程中,要牢牢抓住科创中心建设这一机遇,找到独特的地方、优势的地方、强项的地方,补齐这块短板。

  ■上海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 沈开艳:

  回顾总结改革开放,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:

  要研究改革开放中涉及全局性、战略性的问题。研究上海改革开放,必须把它纳入全国、甚至全球发展的大视野中。

  上海改革开放的成绩主要在哪些领域?如体现在浦东开发开放、自贸区、科创中心等等,要认清这些领域对上海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到底在哪里。

  聚焦改革开放中国家赋予上海的历史使命,以及这些使命所具有的示范意义,是否形成了可复制、可推广、可借鉴的经验。

  要把改革开放和城市功能转型升级相关联起来,总结和提炼出实质性的政策和发展模式。

  要总结上海要素市场的开放,改革开放使上海成为要素市场最集聚的城市之一,这是上海成为国际大都市的重要基础。如何把要素市场作为新的中国市场的新形式着力再推进,值得总结。

  ■市社会主义学院副院长、党组副书记 毛大立:

  上海地处我国南北之中、江海交汇的地方。有专家讲过上海是水形成的、车形成的,更重要的是上海是人形成的,所以一定要海纳百川。改革开放40年,让我感受最深的,正是人才政策的发展和变化。我经历过这么几个阶段:首先是1983年到1992年,这期间上海充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,通过落实政策,使得一大批知识分子走上重要岗位,成了以后改革开放的中坚力量。然后是1993年到2002年,上海着力人才高地建设,出台许多内涵丰富的好政策。比如1994年,上海成立了全国最早的人才市场。还有的户籍政策,也从那时起一直被延续了下来。2002年之后,上海又达到人才引进的高峰,强调市场化、国际化、法治化、信息化,对海外人才的引进起到了很大的推进作用,也成了提升上海国际化程度的重要助力。

  这些经验都值得总结,大胆闯、大胆试的精神更需要继承下去。如今,伴随着科创中心建设,亟须把握住时代特征中国特色上海特点,出台更多积极、开放、有效的人才政策,要敢于松绑放权,营造更好的人才环境。

  ■东方国际(集团)有限党委副书记、董事长 童继生:

  我认为,上海的改革开放有这么几个特点:

  一是对标国际。改革开放一起步,对标的就是国际标准和水平,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启示。

  二是基础设施和产业建设并举。浦东开发开放初期,就规划了张江科技园区、金桥加工园区。那时候科技、金融虽然仅仅只是一个概念,但最终却都成为现实。

  三是硬件建设与软件制度服务建设并举。比如,当年建造金茂大厦时,许多规范和标准都是空白,是一边做出来的实测效果,一边定下的规范。

  四是放眼全国的人才政策。可以说是全国的人才建起的浦东。今天上海要打造全球科创中心,不仅需要全国的人才,更需要全世界的人才。

  除了立足这四个特点,改革开放要继续深入,还要在以下几个方面下功夫:必须重视科创中心的基础设施建设,只有基础设施好了,才能吸引全世界人才。四大品牌建设,要对标国际标准,千万不能用自己的观念来对标。此外,上海还应创造新的就业理念、机会,提供新的就业岗位,为全国作表率。

  ■市肿瘤研究所癌基因及相关基因国家重点实验室课题组长 李锦军:

  关于人才。上海出了很多宏观政策,但真正落地的有多少?执行的时候会遇到很多问题。比如,现在虽然允许科技人员兼职了,但有的领导不敢批,怕担责。还有科技成果转化以后的利益分配,虽然明确了70%可以分到个人,但是真正在分配过程中又会出现很多问题,如有的人担心分配结果会不会导致国有资产流失。再有当下的人才引进,要秉承上海海派文化的特点,海纳百川,不拘一格降人才。不应唯学历、唯头衔是论,而应是不管身份如何,只要你有“两把刷子”就可以在“十里洋场”发挥作用,就可以在上海生存。

  关于医疗。改革开放40年,虽然现在仍有看病难、看病贵等诸多问题,但上海的医疗卫生事业取得的成就是令世界瞩目的,其中最有显示度的,就是上海人的平均寿命以及婴幼儿的死亡率,在世界范围内名列前茅。这与奋战在临床一线的医务人员的努力是分不开的。

  ■宝山钢铁股份有限热轧厂技能专家 王军:

  我来自宝钢,在一线工作了33年。最近,港珠澳大桥正式通车,大桥所用钢材有30%来自宝钢,可以说宝钢的发展是改革开放最好的印证。

  结合我的工作经历,我想谈谈创新要素的市场化。在宝钢有非常好的创新文化,学习和创新已融入宝钢人的血液。虽然是工人,但却像科学家一样在工作,在自己的岗位上不断学习不断钻研。宝钢正是通过岗位创新,通过方方面面的激励制度,营造了这样一个氛围。为什么工人能像科学家那样工作?因为每天在一线工作,就会有各种各样的课题找到,工作本身也给了“实验室”,研发成果也可以马上得到应用。通过这样的岗位创新,每一位宝钢工人都成了材料专家,的目标就是要成为世界钢铁应用的引领者。

  是工人,也在探索。这里要特别感谢市政协,一个多月之前我参加了委员讲坛,主讲人是核电专家郑明光委员,讲座给了我很大的启发,我专门找到他探讨了相互合作的可能性。试想,若是核电技术如果能被用于钢铁行业,这将对整个钢铁生产模式带来多么巨大的变革!

  ■黄浦区政协副主席、上海黄金交易所副总经理 宋钰勤:

  明天(10月30日)是上海黄金交易所成立16周年纪念日,虽然16年前才有黄金交易市场,但今天,的场内黄金现货交易量已成为全球第一。

  美国去年有40万吨的黄金交易量,上海黄金交易所的交易量是5.43万吨,差距虽然很大,但是实物交割数是2000吨,美国才40吨,可以说美国完全是一个虚拟市场,而中国的黄金交易市场却拥有完整的产业链。从采矿、冶炼、生产、加工、制造、销售到黄金进口,中国都是世界第一。必须兼具证券市场、商品市场、货币市场、外汇市场才能进行黄金市场的操作,所以可以说金融市场最高境界就是黄金市场。黄金市场的繁荣,也从一个侧面体现了上海金融中心建设所取得的巨大成就,只有黄金交易量大才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金融中心。职能部门应更加积极地推动规范的黄金市场,去服务实体经济。当前全球各个央行都在做黄金储备,许多国家把黄金储备从纽约、伦敦、巴黎拉回到本国。这说明黄金市场已经出现了新的突破。

  ■上海《理财周刊》社副总编辑、不动产研究中心主任 黄罗维:

  改革开放40年,面临的挑战仍然是国际化。如何进一步国际化?国际化就是要引进国际化的人才,这需要有更完善的人才市场机制,要有进有出,让更多国际化的人才融入上海的发展中来。

  回顾当年的出国潮到今天归国潮。我有一组数据:1949年到1976年,出国总人数近4万人,探亲定居者多。1979年改革开放之后,定居的少了,留学读书的多了,到1993年,上海公费出国人数超过6万人,为国家的发展和了解世界奠定了基础。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,越来越多的海归人才回到上海,从出国潮变成了归国潮。2016年年底,留学归国人员已超过260万人。许多海归人才回国后在高校里搞科研,怎么样进一步施展才华,让他们的才能得到进一步的发挥,还存在一些瓶颈。新的背景下,上海要谋求进一步发展,就应进一步用好这些国际化人才,要让方方面面的人才融入上海未来发展中去,让上海真正成为全球人才的聚集地。

  ■太平人寿保险有限总企划部总经理 尧金仁:

  市场化曾经是上海的优势,但如今却成了短板,这是我的看法。

  第一个原因与环境有关。大的环境就是管制多、服务少。评判市场化程度高不高应该是两个标准,一是市场主体的感知,这种感知应该是可预期。二是市场功能有没有发挥。

  第二个原因与企业制度有关。企业制度一定要强调有效性,如果企业管理制度不管用,宁可把它废除。

  第三个原因与机构的重要性有关。比如银行、证券、保险。为什么保险业发展非常快?我这里也有一些数据,保费收入年均增长30%,经过20多年的发展,已经仅次于美国成为全球第二保险市场,超过德国、法国、英国、日本。为什么?因为在金融体系里保险所受限制较少,所以可以“拼命”地发展。这其实很重要,为什么国外反垄断、为什么要分家?一大之后没有竞争,没有活力,分了之后大家都发展。

  ■上海药品审评核查中心副主任 张华:

  市场化程度要提高,打破行政垄断是关键。我举一个很小的例子,有一年我去美国做访问学者,在美国考了一个驾照,回来准备换一个国内的驾照,但是一定要到指定的地方去翻译,这样的垄断就应尽早打破。

  对于人才,我觉得大学要跟当地的产业紧密地结合起来,这既对产业是一个很好的支持,也能培养后续人才,同时也能支持这个产业的持续创新。这样能更好地解决科技成果的转化。上海大学很多,可以跟上海的一些产业融合起来。如果产业在这里,人才也在这里,的发展就会越来越好,创新才会源源不断。

  还有要形成创新产品的产业链。我曾去调研了一家做心脏起搏器的企业,这个心脏起搏器当中的一个部件,全球只有一家企业可以做,但又不是中国的,也就是说技术就被人家垄断了。如果像这样的一些关键技术,在上海能够予以支持取得突破,形成新产品的产业链,竞争就有优势了。

  ■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呼吸一病区主任 李惠萍:

  上海的医疗改革和改革开放几乎是同步的。1977年高考恢复以后,第一批进入大学医卫专业学习的学生,毕业以后很快进入一线,赤脚医生终于从那以后慢慢退出历史舞台。

  1992年医疗行业慢慢进入市场化。市场化是有促进作用的,它鼓励了竞争,把大锅饭打破,医务人员积极性提升,医疗水平也进展很快。但市场化运作到今天,也出现了不少弊端,必须正视因市场化而造成的急功近利和无序竞争等诸多问题。

  另外,改革开放到今天,的医疗技术特别是在上海,跟国际接轨已经没有问题了,最先进的设备也好,技术也好,都能做到。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缺乏原创。这么多的药,这么多的仪器,有哪些是原创的呢?要鼓励原创,政策上要有支持,要有投入,要给时间,要能宽容失败。

  ■上海宋庆龄学校副校长 陈双双:

 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。40年前,我恰好考进“文革”后上海第一届高中理科班学习,随后就读华东师大数学系4年,毕业后至华师大二附中一线教师工作32年,直至前年调入宋庆龄学校担任教学管理工作。可以这么说,始终身在其中的我的亲身经历和个人发展,就是对上海教育领域改革开放40年的最好见证。我工作之后的第2年,就设立了教师节,就个人而言,非常感恩,赶上了改革开放、尊师重教的好时代。

  从上海来看,自己作为一线教师,亲身参与了一期课改的实验教材的试验教学;然后,又亲身经历二期课改的课标制定、教材审核等工作,以及随后的教材教学试验。上海课改30年来,成果颇丰。在国际上,尤其以上海中学生两次获得PISA测试全球第一的好成绩而影响重大,上海的数学教材还被英国引进应用;上海的教师培养也是全国领先,特别是市普教系统“双名工程”至今已完成三期,正在进入四期的初步阶段;近年来,上海市教委推出的“公、民同招”和建设百所强校工程等政策,对于推动上海基本公共教育进一步优质均衡发展,已初见成效;上海的国际教育也在全国领先,正逐步与国际接轨。

  ■市水务局(市海洋局)科技信息处调研员 崔海灵:

  提两个建议。第一个建议是我担任政协委员至今一直在提的,就是制度的可预见性。制度的可预见性就是制度的稳定性。发现有些制度一直在变,没有很好的稳定的预期,往往让人们不知如何是好。虽然制度本身就是滞后的,但是滞后并不代表没有预见性,制度可以进行预见性的分析,所以在改革开放再出发过程当中,要把制度的问题,把预见性和预期性作充分的研究。

  第二建议是关于政府职能转变。最近一段时间政府职能转变,大家都能感受到。我认为,其中最关键的,应是如何摆正政府和市场的关系。比如,刚才大家都说了国企的问题,上海是国企重镇,国企分量非常重,也是中国经济的一个稳定器。但是国企改革运行,却是一个永恒的难题,其中的关键,应从理顺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入手。

  ■申迪集团总监,上海国际旅游度假区运营管理有限总经理 陈超:

  从时代的角度观察,以改革开放为起点,以世界都市为参照,改革开放40年至今的上海不是“人到中年”,而是“初出茅庐”,不能以“不惑之年”的心态维持四平八稳,而仍需以初生牛犊的劲头继续勇往直前。伦敦1801年成为世界最大都市,迄今217年,纽约1785年(至1790年)成为美国首都,迄今233年。而上海真正大改革大开放始于1992年,不过28年,对比而言,仍是十二三岁的少年,刚刚进入建立自我、叛逆成长的青春期。上海需要保持千禧节点前后10年那种无处不在的朝气蓬勃和进取精神,敢于比较、敢于开创。

  从市场化的角度,上海仍有进一步改革开放的空间和需要。深圳的前海管理局只有局长是公务员身份。奥兰多为占地150多平方公里并跨域两个郡的迪士尼世界及周边区域设立的ReedyCreek区域管理部门也只有行政官及助理两位是政府官员,经济性区域经营管理的市场化程度值得研究学习。有些部门口中的“学不来”,应该分清这是不需、不能还是不想。